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星座

贝茵斯都 第三章 征途

发布时间:2019-09-25 12:50:38

贝茵斯都 第三章 征途

下一刻,阿雅突然跳起,她原本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去,土行孙?既然这样,我只有先上树了”说着阿雅就要跳向离她最近的一颗树,突然地,斜刺里飞来一颗火球。

火球来势凶猛,不断在阿雅的眼里扩大。“嘭”地一声,在空中的阿雅硬接了这一下。

灰头土脸落回地上的阿雅暗自庆幸自己施展水盾的速度够快,不然,刚才那一下就能让她失去行动能力。紧接着,又是几团火球极速飞来,逼的阿雅连连闪避。在阿雅跳起来躲避火球,在空中即将落地时,她硬生生的转变了自己的下落轨迹

贝茵斯都  第三章 征途

地下突然伸出的两只手,擦着阿雅的肩膀而过,抓了个空。

“好阴险的家伙,要先拉开距离才行”有了想法的阿雅,猛地蹿向了漆黑的树林中。

“看来是我高估她了,只是个刚出来历练的雏鸟而已,只要小心她是否有隐藏的手段就行了,哼,还想逃”远处的德格看了刚才的战斗,信心倍增。

“地下有一个神出鬼没的‘土行孙’,远处还有一个阴险的魔法师,这样太被动了,迟早会被耗死的,得赶快想办法,赶快想办法”逃跑中的阿雅,一边艰难的闪避着攻击,一边极速的思考着。

“有了,既然我不能对付两个的话,先对付一个就好了,赌一把了”紧接着,阿雅就开始了自己的反击。她用魔法将周围树木点燃,形成了一个将自己围在中间的火焰屏障。感受着远处那道注视自己的目光暂时消失,阿雅知道自己赌对了,同为魔法师,彼此之间都能大概的感受到对方的行动,不过有了这个带着魔法波动的火焰屏障,自己就能专心对付地下的那一个人了,必须速战速决。

“聪明的家伙,可惜,你的想法虽好,我却是不会如你的心愿的”德格看着不远处的火焰,缓慢地接近了阿雅所处的地方。

火焰屏障里面,阿雅的肩膀已经被她用魔法暂时止住了伤势,但她紧蹙的眉头,显示着她的处境仍是不容乐观。

等待着地下“土行孙”再一次攻击的阿雅,却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在火焰屏障升起的时候,“土行孙”已经停止了攻击,但阿雅还能依稀的感觉到,地下的那个“土行孙”依然在,他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他等待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同伴,远处的那个魔法师。想到结果的阿雅一时间心累无语。

“至于吗?为了我这一个无名小卒,为了那个坏蛋瑟斯,至于派两个这么厉害的家伙杀我吗?不是说魔法师很稀有吗?为什么随便就有一个魔法师来杀我?苍天啊,大地啊!”知道自己计划失败的阿雅,在郁闷的碎碎念叨着。

“你不是个无名小卒,你可是大家族出来的历练子弟,一个眼高于顶,鄙视他人,傲慢无知的家伙,至于瑟斯,那种货色,让他见鬼去吧!”

阿雅瞬间转过身,挡住了一颗飞来的火球。再向前看去,火焰屏障已经破开了一块,一道披着黑袍瘦瘦高高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刚刚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

“阴险的家伙,既然你不是为瑟斯而来,那我们是不是有些误会,我只是个过路人,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阿雅看着德格阴暗的面孔,他莫名其妙的言论让阿雅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我就是为你而来的,出来吧,暴熊”德格不再废话,直接就召唤了隐藏在地下的家伙。

“吼”随着一声怒吼,一道巨大的身影破土而出。

在火光的照耀下,阿雅这才看清了一直被自己当作“土行孙”的家伙。他真的像是一头人形粽熊,接近三米的高度,爆炸性的肌肉。除此之外,“暴熊”全身上下被缝合过的痕迹,突出的尖利牙齿,猩红的毫无人性的双眼,这些都让阿雅想起了库尔说起的,魔法师的恐怖实验。

看着眼前嘶吼着冲撞过来的暴熊,慢慢的,阿雅的眼里闪现出了愤怒的火光,她已经认出来了这个所谓的—暴熊。就是自己之前呆的村庄里一个老农的儿子,两米的身高使他给自己的印象最深。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他,但却是以这种的方式。猛地,阿雅突然想到了库尔。

“库尔呢,他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阿雅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火盾,硬抗着暴熊的冲击。嘴角溢出鲜血的阿雅死死的盯着德格。

“你是说那个小家伙吗?他也在我的实验室里,即将成为我的下一件实验品”德格看着已经快要丧失理智的阿雅,故作阴狠地说道。

“你该死”阿雅的声音颤抖着,愤怒着,她虽不是什么圣母*婊,但这种灭绝人性的做法,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

“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德格不屑的看着愤怒的阿雅。

“啊......”一声长啸,出离愤怒的阿雅周围出现了一股魔法风暴,一股由纯粹魔法力量组成的毁灭风暴。

离阿雅最近的暴熊首当其冲。在毁灭风暴中,暴熊嘶吼着想要脱离风暴,但在风暴中心的他只是徒劳的嘶吼着,直到他的声音渐渐虚弱,消失。

反观德格,在阿雅的魔法风暴开始之前,他就已经远远的退开,出现在了火焰屏障外面。听着暴熊的声音消失,看着风暴慢慢停息下来,德格再一次来到了阿雅面前。

此时,火焰屏障已经被风暴吹散,只剩星星火苗在依旧燃烧,周围的树木也已经被吹的碎裂,满地狼藉。

德格看着魔法力量耗尽,瘫倒在地上的阿雅,和已经破碎不堪的暴熊。

“这力量真是可怕啊,幸好我提前躲开了。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如何运用的废物”说着,德格便重重的踢在阿雅身上,一脚又一脚。

雨,一滴一滴地落下,逐渐变得声势浩大。

被疼痛和雨水刺激醒的阿雅,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德格,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库尔,库尔”。

“哼,废物一个。原来那个库尔真的是你的软肋,我还以为瑟斯是因为冒犯了你才被杀的,竟然关心一个下贱的平民。这样的你,还是去死吧。”德格手里的火球飞向了动弹不得的阿雅。

下一瞬,德格脸上的快意变成了惊恐,飞向阿雅的火球消失于无形。他在火球消失的瞬间就捏碎了藏在衣袖内的传送卷轴,他知道对方能把火球瞬间抹除,那至少是四星魔法师,自己绝对抵抗不了。

“真是该死”他知道大家族最重要的子弟身后才会有守护者,没想到自己就这么不幸的遇到了一个,还好自己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副传送卷轴。

可是捏碎传送卷轴的德格依旧站在原地,他惊恐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影子,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惹到了什么样的存在。

“封锁空间,这该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啊!”这就是德格存在于这个世界最后的意识。

三天后,还是那个小村庄。阿雅静静的看着远处依旧祥和平静的村庄,看着那个依旧欢快的小屁孩,看着那美妙的山水风景。

“他们关于你的记忆,都已经被我清除了,那个三流魔法师也死了。没有人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也不会再有人会用他们,用库尔去威胁你了。”影子的声音不合适宜的响起。

“谢谢你,影子。能带我来这里看最后一眼。我以后会牢记你的教导,不再懈怠。”阿雅认真的看着影子。

“既然我来了,那么我就要在这个世界留下自己的足迹。”阿雅在心里默念。

江门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江门牛皮癣
江门牛皮癣医院
江门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江门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