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星座

台媒看看陈菊的中央八成责任论

发布时间:2019-10-09 23:26:57

  台媒:看看陈菊的“中央八成”论

  台海9月24日讯 台湾政坛的咄咄怪事,看三次台风即可知晓。九年前潭美台风带来水患,高雄工务局长说:“外省人来太多。”去年“莫拉克”台风重创南台湾,地方首长一致称:“救灾是‘中央’的。”今年“凡亚比”水淹大高雄,陈菊市长又说:“‘中央’有八成。”对治水和救灾,如果地方官员都抱持这种“都是别人错”的态度,民众如何能免于水患之苦?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出,陈菊把推给“中央”,当然是比较轻松的选择,因为现在“中央”是国民党执政。但她难道竟忘了,过去十年有八年是民进党在“中央”执政,过去十二年高雄市政则全都在民进党手里?她就算推得掉地方防灾疏漏之责,也推不掉民进党“中央”治水不力的。更遑论谢长廷在“阁揆”任内规划的八年一千多亿的治水方案,已经执行五年,投下七百多亿资金,结局竟然是越治越淹。陈菊和蔡英文忘记自己也曾是手握大权的“中央”大员,一味把往外推,只是愈发暴露绿营“争功诿过”的特质。

  天灾就是天灾,台风不会循着人设定的行政疆界行走,但水却会随着它逢堵则溢的本能四处检验人们防洪清淤的工夫。这次凡亚比台风带来豪雨,瞬间降下惊人雨量,是造成高雄大淹水的主因,这点无可置疑。但奇怪的是,过去易于淹水的出海口地区这次安然,反而是爱河中上游的三民、左营、楠梓严重受创。这显示,港都水文出现结构性的变化,水无法畅流,导致爱河在市区泛滥。高雄市府该做的,是一五一十追查此一“淹上不淹下/淹高不淹低”灾情的肇因,打通阻塞的关节,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从这点看,陈菊把高雄水灾的八成推给“中央”,由于过分牵强,多数人不能认同,反而重伤了自己的形象。若要论全台的山川治理及大型防洪规划,当然是“中央政府”的;包括跨县市河川和特殊低漥地区的整治,“中央”都无可推卸。这不仅是因为“国家总预算”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也因为“中央”有更多的人才和更宽阔的视野,可以从大处布局,进行跨区域的综合治理,同时订出必要规范,让地方执行者有所遵行。但是,这次高雄市的水患,却无一与“中央”有关。

  看看这次高雄水患,最受争议的问题包括:第一,泛滥成灾的爱河是区域性河流,属市府管辖;廿年来投入近两百亿整治,近年却一味偏重观光游憩的开发,但疏忽水文治理。若是治水经费遭到挪用或排挤,那真是可怕的本末倒置。第二,位于爱河源头的金狮湖七年未清淤,滞洪功能降低,是导致都心淹水惨重的祸首。湖心水生植物密布,污泥沉积,地方政府却七年视若无睹,不该负责吗?第三,灾情惨重的本和里附近设有滞洪池,但设置的抽水机不仅数量不足,更有三台在豪雨降下时发生故障,致无法及时将水排出。如此,分明订有防洪设计规制,执行上却一再打折,乃至在关键时刻连抽水机都无法正常操作,难道这些都要算在“中央八成”之中?

  治山防洪,从来不是一劳永逸的工作;救灾疏浚,则更是不可一日荒废的操练。台湾无法免于天灾,却可透过我们的智慧和努力把危害降到最小;“中央”要有综合治理的眼光,地方要有一丝不苟的执行决心,才能合作把事情做好。如果地方不时把埤塘填平了去起大楼、盖豪宅,花钱买抽水机、盖滞洪池却不去维护清理,乃至把钱挪移去办活动、放烟火,却放着河沟不去清理疏浚;那么,“中央”即使编列再多治水经费给地方,岂与投到水里有什么两样?更何况,根据“灾害防治法”,地方救灾是县市政府的;根据水利法,河川疏浚及取缔非法的也在地方。“中央”与地方的权责划分法有明文,也已实施数十年之久,岂可临灾推诿、混淆是非到这种地步?

  在谢长廷的“超级治水方案”实施五年后,凡那比带给高雄这场水患,更是给台湾的一记当头棒喝:官员如果没有心,只是一味撒钱,是治不了水的。几十万民众饱受淹水之惊,蒙受难以计数的财产损失,政府官员却还在那里喷口水、推;这种恶劣的态度,治得了水才怪!

制药设备
搏击
旅游快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