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娱乐

神级系统之无限拓展 第六十六章 祭坛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8:51

神级系统之无限拓展 第六十六章 祭坛

在一间幽暗的密室之中。

仇雅平躺在一个圆形的祭坛上。

身下的祭坛共分三层,每层的外围均是刻满了稀奇古怪的文字。

在最底层,一些凌乱有序的凹槽遍布。

而上面的两层凹槽更是不断变多,以至于最上面仇雅平躺的位置上已是密密麻麻,平躺在上面都有些硌得慌。

而在圆形祭坛的四周,矗立着四根不知何种材质的圆柱,只见它们非金非银,却又闪耀着金属的光泽。

此时,在仇雅身旁的蜜拉贝儿,正在融化着手中的一块血色冰块。

冰块在蜜拉贝儿的手中慢慢升腾起了蒸汽,融化的血水,顺着她的手掌慢慢滴入了下方的金色容器之中。

随着血色冰块的逐渐融化,仇雅已经是能嗅到血液浓厚的腥气。

这种味道,就像是放了成千上百年,已经是发酵、腐烂。

当最后一滴血液滴进金色容器之中,蜜拉贝儿将手中的金色容器缓缓移到了仇雅的身体上方。

那动作就像是生怕洒落金色容器中,那令仇雅几欲作呕的血液一般。

仇雅闻着血液中的浓烈腥臭,她已是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此时的情况已经明显由不得她选择。

先不说身旁的蜜拉贝儿对这血液的小心谨慎的态度,光台下那十几名异鬼,如若她敢做出丝毫不敬举动,生死活剥那都是痛快的死法了。

仇雅只好是紧紧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他们口中所说的仪式到来。

“张开嘴。”蜜拉贝儿略带严厉的声音,在仇雅身旁响起。

闻言,仇雅下意识的张开嘴,一股温热浓稠的液体瞬间已是灌入了她的口中,还不待她反应过来。

她的周身上下已是被染成了血红之色,刚想突出口中的污秽之物,她却是发现自己此刻已经被一种奇怪的能量包围,任由她如何反抗身体都是难动分毫,连张口都是难以做到。

而在她身旁的蜜拉贝儿已是念诵起了一连串难听且复杂的咒语。

片刻之后,随着咒语快要说完之时,蜜拉贝儿竟是抽出了一把冰刃,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刀刃直落而下贯穿了仇雅的胸口。

躺在下方的仇雅,没有丝毫反抗

,已经被眼前的冰刃刺入了胸腔之中,随着几口鲜血从口中涌出,她已经是失去了意识。

抽出冰刃的蜜拉贝儿,眼睛中有着一丝茫然,原本应出现的血脉之力的却是没有出现。

眼前的仇雅,明显是被她一刀刺死了。

此时,祭坛下方的希莫斯看到蜜拉贝儿刺穿仇雅身体的一幕,犹如发疯一般便要冲上祭坛“不!!”。

埃里克·嘉士伯蒙急忙出口喊道“快将他拦住。”

三名异鬼已是飞身而出,站在希莫斯的身前。

但此时希莫斯怎么会就此作罢,只见他一瞬之间透明刀刃已是出现在他的手中,左手一挥数根冰刺已经是激射而出。

“都给我让开!”那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此时变得更加渗人。

但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人类,而是三名异鬼,又怎会被他给吓到。

在希莫斯拔出透明刀刃之时,面前的三名异鬼,便是随手一招,三柄样貌古怪的透明武器随即出现在了他们的手中。

而那数根冰刺还未到他们身旁之时,便已是化为蒸汽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状,希莫斯已是愤怒异常,他那张原本没有丝毫情绪的面庞,此刻已经变得狰狞起来。

他张开大口,愤怒的咆哮着“啊!~”便是向着前方的三名异鬼冲去。

但结果可想而知,在这三名年龄不下数百岁的异鬼面前,他这转化不到一年的道行无疑是以卵击石。

只见他手中的透明刀刃直竖竖的劈向离他最近的一名异鬼,而后者仅是随手一档,便是将其震退数米。

还未等他站稳脚跟,一个硕大的火球已经是射到他的眼前,“嘭”希莫斯应声飞出数米,身上还在冒着淡淡被火球灼烧的白烟。

但他却没有丝毫退却,他心中此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救下还在祭坛上的女儿仇雅。

“我跟你们拼了!”只听他再度大吼着。

将手中的透明冰刃抛向了空中,双手成章对向透明冰刃,而在冰刃四周此刻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起了冰晶,逐渐竟是变成了一把狼牙棒一般的武器。

蜜拉贝儿此时看到希莫斯正在凝结自己的血脉武器,急忙从祭坛上飞身而下。

也不见她怎么施法,只见她的手掌轻轻一推,一股金黄色的光芒便是从其手掌射向了,此刻还在施法的希莫斯的方向。

料想中的应当击飞却没有出现,那金色的光芒来到希莫斯的身前时,却是将其紧紧缠绕,直接将其困成了粽子。

三名异鬼见状,连忙上前将希莫斯死死的按在地上。

而希莫斯的那柄快要成型的血脉武器,也在他被困住时,逐渐消散,最终变回了透明刀刃,从半空中直落而下深深插入了冰面之中。

“放开我!放开我!蜜拉贝儿你这个骗子,让我把女儿带来,就是为了取她的献血?”看着祭坛上浑身是血的仇雅,希莫斯已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

原本,蜜拉贝儿得知他还有两个孩子时,便是让他将两人带来。

希莫斯开始是拒绝的,但蜜拉贝儿却是承诺他,将会给他们两个最强的血脉传承,以唤醒两人体内的黑暗属性。

但眼前的情况却明显不是蜜拉贝儿所说的那样,在他看来,此时,仇雅更像是一个祭祀的贡品。

此刻的祭坛上已是流满了仇雅的献血,从第一层的凹槽处,献血顺流而下,已经是流满了上面两层。

献血正在一滴滴的滴落在最底层的祭坛上“放开我!放开我!”

蜜拉贝儿此时却没有反驳希莫斯的问话,而是一脸疑惑的看向正躺在祭坛上,已是一动不动的仇雅。

她的心中不由想到‘难道哪里出错了?’

此时蜜拉贝儿已是缓过心神,显然这次的祭祀仪式相比于希莫斯的那次要复杂许多。

她努力回想着始祖当初交给她的祭祀方法,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完全是按照始祖所说去做的,且中途未有一丝纰漏。

商洛白斑疯医院
张掖治疗白癫风医院
河源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商洛白癜病医院
张掖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