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美食

愿逝者安息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7:57

正是早上上班忙碌时间,隔壁位置上坐的一小姑娘,突然边接电话边大哭,虽然说着听不懂的方言,但仍可以从声音里感觉出那份伤心。细问,原来是爷爷过世,国庆的时候相见时仍然是身体好好的,突然就说人没了,这个噩耗让她难以接受。

这让我想起外公。那年,我正读大四,正为找工作的事情焦头烂额,心烦意乱。8月底暑假结束回校前去见了外公,那会我不敢相信那就是我的外公。那个小时候我无数次跑进跑出的大厅里了,两把靠背的木椅子对拼到一块,外公蜷缩着躺在里面,那般的消瘦、干瘪,我怯怯的喊了一声“阿公”。外公睁开眼睛望了我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患老年痴呆的外公已经不记得我了,唉。

转身,进隔壁房间大声的喊外婆,外婆说最近外公的身子是越发的虚弱了。再出来时,外公不知怎的摔到了地上,赶紧喊外婆一起把外公抱起来重新躺回椅子里。那么轻的体重,一抱就抱起来了。突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阿公啊,我还能见你几次啊?忍不住的心酸,外婆一直喊我留下吃午饭,还是坚持回家了,不记得那一路当时是怎么走回去的了。

见完外公第二天,返校了,开始了找工作。直到那天晚上9点多,接到姑姑的电话。姑姑说:“你外公不在了,明天下葬”。姑姑许是知道我没回家,怕我伤心,想安慰才给我打了这么个电话。可那会,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当天下午我才给老妈打了电话,她还跟我说家里一切安好,没事,不用担心,外公也好。晚上6点多给老爸打电话也说家里挺好的。

那一刻的我,直接电话质问老妈,“阿公是不是不在了?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还记得电话那头,老妈强作镇定的说“年纪大了嘛,总会有这么一天的”。那时的我,想来已失去理智,边哭边对着电话吼“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今天给你们打电话都说家里好好的,没事,为什么要瞒着我,骗我?”生气的挂完电话的我,在宿舍哭了一宿,因为时间来不及,我已不可能赶回家陪外公最后一程。那会,我甚至有点恨老妈,为什么外公去世了,她可以不告诉我,难道她不难过么?

后来才听舅舅说,老妈在外公去世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很伤心。可老妈是家里的老大,她总得撑住啊。那年,过年那天,外面一直下雨,我们说要去给阿公上香,让阿公回家过年。那一刻,老妈背转身去擦眼泪。老妈打着雨伞,领着我们走了很久,在那片竹林里找到了外公的安身之所,一个弧形的、没有墓碑的黄土堆。就这么一个小土堆,我的阿公啊,就在躺在那。老妈说按习俗要满一年才能树墓碑。

后来后来,才知道,小时候外公经常带着老妈和舅舅们就是在那条山道上去砍柴,砍竹子,砍下换钱的木材,那条对于老妈而言充满回忆的山道而今也充满了伤感。

愿逝者安息。

饮食能帮助泌尿结石治疗吗
昆明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病去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