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美食

江南小说姜还是老的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37:19

学校里,负责人事职称的赵副校长把大姜老师的高级职称报批下来后的消息通报给大家后,同事小姜还疑问不断:“凭什么?都是一个单位的,都是姓姜的,为什么大大姜老师能晋升高级职称,为什么就没有我小大姜老师的份儿?”  说起小姜不相信大姜老师通过高级职称评审的事儿,同一个教研组的人都知道。  小姜和大姜老师都是英语教师,同一个英语教研组里任教。因为大姜老师年纪大,德高望重,在单位里,校长及几位副校长都对大姜老师另眼相待,一旦学校遇到啥棘手的事儿,只要校长交给大姜老师去处理,事情立马就会迎刃而解。私下里,同事们都戏称大姜老师为“老大”。  前不久,在学校申报高级职称指标的时候,小姜还清楚地记得:上级下拨给学校一个高级职称指标和一个中级职称指标。论实力和教学业绩,中级指标非小姜莫属,高级指标给大姜老师也是众望所归。正如小姜和老师们预料中的一样,通过单位预选,小姜争取到了唯一的一个中级职称指标,大姜老师也领到了高级职称评审表。  本想职称评审表册填好上报后,一个月左右就能得到职称证书,令小姜意想不到是:大姜老师的高级职称批下来了,而他的中级职称却偏偏卡了壳。  小姜想不通,小姜真的想不通。  找到赵副校长,小姜说明了来意,赵副校长无奈地说:“究竟为什么你的职称没通过,我也说不准。咱是基层学校,我只负责上报职称表册,最终是否能评审通过,这还得看上级评审委员会。要不,你问问校长?听说校长给上面的评审组领导都很熟,也许他能给你个合适的解释。”  从赵副校长室出来,小姜来到了校长室,说明来意后,校长拨通了上级有关领导的一个电话。一分钟后,校长和对方聊起话来了。在校长与对方的通话中,小姜也似乎明白了几分。  通完电话,校长微微一笑:“小姜啊,刚才领导的回话你都听见了,在这儿,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希望你不要灰心,今年职称没通过,来日方长吗;好好干,明年的中级职称还是你的。”  校长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姜也没啥好说的了。校长给小姜倒了一杯热茶,走到小姜跟前:“喝口水,压压火。”  小姜接过茶杯:“谢谢,谢谢校长的关心。我不该偏听偏信,是大姜老师害了我啊。”  “现在才明白啊?也不能说是大姜老师害了你,是你自己不动脑子。”校长笑笑,“实话告诉你吧,今年的职称评审一结束,我就知道了你没被通过的原因:不是你业绩条件差,是因为你去年没有报名参加人事局举办的继续教育培训班,你没按时完成年度继续教育任务,没有《继续教育证》,按职称评审政策,你的职称当然就过不了人事局这一关喽。”  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小姜更懊悔了:“不是我不参加继续教育培训,这都怪大姜老师。去年学校通知继续教育报名学习时,是大姜老师带头在我们教研组嚷嚷不让参加的。他口口声称说继续教育是上级领导赚钱的一个手段,他还说参加继续教育培训是我们基层教师亏本的买卖;参加一次培训学习花费几百元,最终换来一张盖个公章的小纸片儿,划不来。一听人家大姜老师一个老同志还不参加哩,想想我一个年轻人不参加继续教育培训,也不会少领一分钱工资,所以,我也就没报名参加。”  “可大姜老师有继续教育证书啊。”校长依然是笑。  “谁知道他啥时候弄的。”小姜懊恼不已。  “你们都姓姜,同样是块香味十足的姜,差别咋就恁大哩?”校长又笑了,“我问过赵副校长了,学校布置继续教育培训事项的第二天,大姜老师就缴费报名了。这个大姜老师啊,习惯嘴上一套,行动上一套。不论学校布置个啥工作,他都在私下里带头说些落后话儿,发发牢骚,表面上是与学校对着干,轮到最后,唯独大姜老师比你们年轻人谁都做的好,最后受表扬是他,得实惠的也是他。结果,你们不少年轻人步了他后尘,成了替罪羊。这次,之所以大姜老师的高级职能获得通过,不能不说大姜老师比你看得远啊。”  校长的一席话,让小姜听得直点头:“我说同样是干活,我有时咋会比不过他,原来他总是‘言行不一’啊。”  “你说他言行不一,我说他最会顾忌到学校大局。”校长纠正小姜说:“还说去年吧,毕业班临近升学考试时,有老师主张利用星期天给毕业班学生补课,有老师反对,主张补课的说是为了升学率,为了学校来年好招生;反对的说补课不符合上级规定,何况补课还是义务性质的。刚开始,反对补课声音最高的就是大姜老师,最后,补课最要紧的还是大姜老师。中招结束后,成绩最好的依然是大姜老师,为此,大姜老师赢得了全县教师节优秀教师称号。虽说当时学校没有发补课费,可这学期开学典礼上,大姜老师领到了数目不菲的升学奖。名利双收,比起其他老师来,你们大家只有羡慕的份儿。”  “原来如此——”  小姜长舒一口气:“我终于明白了。大姜老师这一手啊,说好听一点,这叫计策;说难听一点,这叫阴谋。开始反对补课,他唯恐别人的成绩超过了他;别人懈怠了,他却悄悄地努力了。”  抓住小姜醒悟的时机,校长告诉小姜:“老同志是革命的财富。今后,你就跟着大姜老师好好学吧;既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不论是工作,还是为人处世,学问深着呢。”  两人谈累了,小姜起身告辞,临出门,小姜老师自嘲地笑了:“此姜非彼姜,同样是姜,还是老的辣。”   共 20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酒精对癫痫有好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