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历史

风云乾坤 第三百五十六章 真是可笑(第三更)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5:07

风云乾坤 第三百五十六章 真是可笑(第三更)

第三百五十六章真是可笑

然而,一道金光闪现,居然挡下了这必杀的一剑,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手段有几多,实力不行,手段再多又能够如何,”

风邪再次逼近,恐怖的攻击降临,

不断有着金光闪现,屏退攻击,宏虽然狼狈,但是终究沒有让风邪击杀,

“风邪,你不要逼我,要不然你绝对也不好过,”宏怒吼:“魅影,你还不出手,风邪杀了我,你也绝对逃不掉,”

然而风邪却是满脸不屑,不闻不顾,只是不断快速攻击,

从风邪突然攻击,到宏狼狈不堪,气息紊乱,只是一瞬间的故事,这时候魅影才反应过來,欲要出手帮助,他知道宏说的不错,风邪杀了魅影,绝对也不会放过他,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杨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旁,一把按住她的香肩,制止了即将动手的魅影,

“不管他们两人谁生谁死,都不会放过我们,何必参与,何况,宏似乎还有手段,只是一直不愿意动用,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

魅影被杨战一只大手按住香肩,身体很不习惯,他可从來沒有被男子这样接触过身体,听到杨战平静地话语,虽然觉得有道理,也是连忙摆脱了杨战的手,只是一双美丽的眼睛却是有些奇异的看着杨战,都已经关乎生死了,居然还如此平静,

被她摆脱大手,杨战不以为意,平静地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战斗,

此时宏全身有着血迹斑斑,头发散乱,在风邪的攻击之下已经疲于应付

,

“风邪,是你逼我的,我就拼着重伤也要和你一拼,我宏也不是任人拿捏,那么好惹的,”

只见宏眼睛突然猩红,全身气息变得暴戾无比,脸色骤然苍白,气息节节攀升强大,明显是使用了一样严重损害自身的秘法短时间内提升修为,

这类秘法,对于自身气血、修为,甚至是根基都是有着极大的伤害,若不是迫不得已,沒有人愿意使用这样的秘法,

一般都是保命时候使用,而宏显然此时也是被逼急了,

“轰,”

一股气息骤然从宏身上爆发出來,这样的气息,已经是无限接近于七劫战皇了,

“哼,”风邪冷哼,看向宏也沒有了刚开始的不屑,有些凝重,

宏朝着风邪主动冲了过去,一身暴戾,显然已经疯魔,

“既然你主动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风邪脸色也不好看了,手中黑剑一斩而下,

“风神斩,”

黑剑速度暴增,有着一股飓风弥漫,仿佛风神一斩而下,威力惊人,

“嘭,”

“噗,”

宏倒飞而回身上有着一条长长的剑伤,深可见骨,鲜血汩汩流出,

而风邪此时也是很不好受,胸膛被重重打了一拳,胸膛略微凹陷,内腑受到了震动,创伤不小,一口鲜血吐出,其中居然夹杂着些许的内脏碎片,

“好,很好,实在太好,”宏冷冷看着庄若疯狂的宏,口气愈加的冷冽,连空气都是要冻裂的模样,

宏再次疯狂冲了过來,恐怖的气息弥漫,即使是身上手了如此重的创伤,依然疯魔,

“既然找死,那就……死吧,”风邪举起了黑剑,

“风神杀,杀杀杀,”

黑剑划下,顿时犹如风神杀來,一道青色的飓风绞杀,剑芒横溢,轰向了宏,

风神杀瞬间笼罩宏,一道道凄厉的惨叫从宏口中传出,能够见到,宏全身鲜血四溅,疯狂如他,气息居然不断虚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飓风消散,剑芒消失,宏全身鲜血淋漓,瘫倒在地,全身气息萎靡,出气比进气多,一对眼眸黯淡无光,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即将面对的厄运,

而另一边,连续施展了风神斩、风神杀的风邪,脸色苍白,嘴角还带有残余的血迹,虽然击败了使用秘法的宏,但是显然也是受伤不轻,

此时风邪眼神阴冷,看向他去年倒在地垂死的宏,

“我说过,你……找死,”

黑剑猛然落下,结束了宏的性命,毫不留情,

“所以……你会死,”

斩杀宏之后,风邪阴冷着脸,看向魅影和杨战,

在魅影身旁,杨战明显感受到魅影微微后退了一步,被风邪斩杀宏的凶威吓住了,

“你们以为联手之下有机会么,”风邪冷笑,说道:“把你们的空间戒指全部留下,然后都滚,”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也受了伤,想要留下我们两人,你怕是也不会那么容易吧,我们这就走,想要空间戒指不可能,”

每一个战者身上的空间戒指都相当于自己的全部财富了,不知道积累了多久,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想要这么离去,不留下点什么东西,可能么,”风邪不为所动,依旧冷笑,一副随时都要动手的模样,

魅影心中暗恨,嘴中却是说道:“我们手中猎取的魂能都给你,如若不行,我们大不了一战,你也不会好受,”

风邪沒有说什么,似乎是在思考,

“好,魂能留下,然后……滚,”风邪妥协道,

魅影松了一口气,不愿意与风邪交手,太过危险,虽然很不甘,不仅白费了功夫,还要失去了辛劳所得的魂能,但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然而,正在他准备交出魂能的时候,意外却是发生了,

“哈哈哈,真是可笑,”杨战突然大笑,

“小子,你笑什么,看來魅影可以走,你小子就留下來吧,”风邪冷道,

魅影有些着急,不知道本來可以安全离开的杨战突然发什么疯,在她看來,这分明是徒惹祸端,

“哈哈哈,可笑之极,已经强弩之末了,居然还敢威胁我等,你真的还有一战之力么,若是还有一战之力,我怎么不觉得你这么好说话,居然放我们走,而且,如今只是放魅影走,留下我,不就是觉得重伤的你不能够留下魅影,但是三劫战皇的我,重伤的你依旧能够轻易对付,”

“我只想说,你很可笑,既然重伤了就赶紧走,居然敢留下來威胁,而最不该的是,你威胁的是我,”

庆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珠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内蒙古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庆阳牛皮癣
珠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