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育儿

甘肃一18岁男子组团逼人卖血浆48次其中

发布时间:2019-07-12 17:40:11

甘肃一18岁男子组团逼人卖血浆48次 其中7名系未成年人,

原标题:武威 血矿 一个没有钱的中学生或小学生,怎样才能成为犯罪团伙可持续的收入来源? 张文皓的答案是逼迫他去 卖血 。 从2013年11月到2014年5月,10名受害者,其中7名未成年人,被张文皓组织的小团伙,强迫 卖血 48人次,成为被他们圈养的 血浆供体 。甘肃武威的武南单采血浆站副站长黄大鸿,出于业绩需求,与张文皓团伙形成利益共同体,完美地配合着他们的每一次 行动 。 在这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此事一直神不知鬼不觉,直至5月19日,一名犯罪嫌疑人因为抢劫被抓获,公安部门才从受害者口中意外获知。 1.07万元,涉案金额看似不大了一个身份证让他进去,看到这一情形之后十分害怕,便借口上厕所,打给哥哥,最终才摆脱控制。而部分不肯屈就又没有这种机智头脑的学生,就会被拖到血站走廊里辱骂、殴打,之后强行带回采血室抽浆。 该学生说,跟张文皓在一起的那些人,手臂上都有很多针孔。这些孩子害怕献浆,但更恐惧张文皓的手段。 被迫献浆的孩子得不到任何报酬,刘辉说,最多给5元或10元的车费。 如果他们给点钱,可能这个事还会被隐瞒更长的时间。 沉默 8月15日,武南单采血浆站,不时有献浆者一手压着另一手的静脉从采血室出来。 大厅的墙壁上,挂着各种介绍单采血浆相关知识和规定的图文材料,仔细阅读发现,其中错漏百出。 在一张巨大的《献血浆健康知识宣传》布告上, 血细胞 被写成 血细胸 , 其中便隐含血浆蛋白30克 写成 其中编印含血浆蛋白30克 ,4处 未满一年 都写成 末满一年 , 预约 写成 予约 ,到最后强调捐献血浆的社会意义时, 建设和保卫祖国 则少了一个 国 字。 另一张《珍爱生命拒绝手采》的宣传单上, 可能性 则写成 可能必 。 无处不在的低级错误,在某种程度上正揭示着这家浆站的管理状况。 8月15日中午,《南风窗》在浆站门口试图采访该站站长,一听是,她扭头快步离开,追之不及。 此前她曾对媒体称,之所以未能把好身份审核关,是因为受害者对身份证上的信息均能对答如流。然而根据 未成年人穿校服献浆 、 不从的学生在血站走廊被殴打并被强行带入采血室 等信息,其中仍有许多涉及浆站管理的疑问待解。 在武威这个相对民风淳朴、观念传统的地域范围内,无论是施害、受害,都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他们都不对外提及此事。一名受害学生的母亲断然拒绝了的采访要求,尽管她表示很清楚的善意,并明白公开此事可以让更多孩子们避免继续掉入此类陷阱。陈林说,其实早前肯定已经有家长知道孩子被逼卖血,但只要自己的孩子摆脱出来了,就依然选择沉默。 武威丰乐镇,一名张姓犯罪嫌疑人所在村落,每一户人家都被高大的泥墙包围起来,而且基本都是门户紧闭,即便是同村,户与户之间也是独立而封闭 这是武威乡村的共同特点,即便某一人家发生大事,也并不容易被其他人家所知。 7名犯罪嫌疑人中,有1人尚未达到刑事年龄,其余6人已被检察机关批捕,并以强迫卖血罪、非法组织卖血罪、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不过,到目前为止,公安机关公布的简短材料中没有提及一个真实姓名,因此无论是犯罪嫌疑人还是受害者,其信息目前在武威社会也并不被掌握。 张姓犯罪嫌疑人的父亲对《南风窗》称,这件事情公安机关说过不公开,同时孩子被抓走,自己很烦,不想再说话。 到过该犯罪嫌疑人所在的村子,寻找其父的号码,但并未透露所为何事。其妻得知曾有到过村子之后,几乎情绪失控,她说,原来大家都不知道的事,一采访可能全都知道了。 或许,这样一种社会环境,也在某种程度上成就了这场持续长达半年的胁迫未成年人的血浆交易。

通辽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海北有哪些医院
龙岩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宜春性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