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延边信息网 > 时尚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一百零五章开天辟地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1:06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一百零五章开天辟地

此起彼伏的嘶嚎声,轰鸣的法器灵器劈斩声,轰隆隆巨大的轰击声,夹杂着闪烁的法术流光,修士负伤或者频死时的惨叫,在铁尸峡中阴冥之力汇聚处不断盘旋。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大批修士做好充足的准备,成群结队的闯进这里猎取冥灵煞尸,即便自己用不到,没有炼制和驱使之法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一百零五章开天辟地

,也不影响猎取几只贩卖转去资源。

而这样一场盛宴,除了闻讯而来的散修,家族势力修士,最开心的莫属阴冥,玄都,暗渊三家修士,这三家修士不单是家族势力,但却能聚合成一方新兴势力,自然不可小觑。

面对如此大面积的冥灵煞尸,心中之喜难以表述,自万余年前大能修士率领大批金丹筑基修士清剿铁尸峡之后,就再也没有如此规模,如此等阶的冥灵煞尸出现,而自身掌控的煞尸培养起来极其困难,加上家族,势力需要不断发展,后来者很少能扑猎到心仪的煞尸,如果长此以往,那么所谓新兴势力也只能是昙花一现,迟早要被淘汰。

如今这片地域,除了不入流的黑煞,单是可以猎取的器煞,灵煞,据已探查出来的就不下千数,而那团诡异的阴冥之力所构筑的雾气中,更有让他们为之疯狂的墨麟煞,那种比金丹顶峰修士都要强悍的煞尸,在雾气中也有出现。

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三家修士也放下了往日的争夺和矛盾,联合发布猎取任务,共同组成联盟,试图借助其他修士之力,赚一个盆满钵满。

阴冥雾气深处,宛如一尊战神的墨麟煞,吞噬着充满阴冥之力的雾气,身躯覆盖着薄薄一层阴冥之力所形成的结晶,乌黑发亮的麟甲,在阴冥之力的渗透下,愈发深邃,古朴神秘的花纹时隐时现,此刻这具墨麟煞身躯高达近丈,斗大的头颅覆盖着一只狰狞威严的头盔,浑身麟甲更像一件量身定做的神甲,透露着森寒的煞气,但原本那股嗜血的气息却在逐渐削薄。

紧闭的双目宛如铁扣,任凭阴冥之力在眼睑上凝结了一层结晶,如同两片亮晶晶的镜子,煞是好看。

周浩体内经脉如同宽广的河流,任凭那涛涛不止的阴冥之力灌入,丹田世界中,庞大的陆地此刻悬浮在丹田中心,一股神秘无形的力量,支撑着大陆稳如磐石,高耸入云的山腰,一株青翠欲滴的高大神树,尽情舒展着枝叶,享受着高空中火灵符箓的光华,任由那股肆意的风儿吹的枝叶摇摆。

某一刻,游走在丹田世界虚空的雷霆,似乎厌烦了居无定所,猛然从高空直扑大陆之下的虚空,雷霆符箓霸道酷烈,悬浮的大陆下放,一抹金色猛然突破了浑厚的土黄色根基,露出一丝金芒,仿佛早有预谋,雷霆狠狠的劈中了那丝耀眼的金色。

咔!轰隆……

一阵强烈的震动从大陆底部升腾而起,随着震动的发生,悬浮的大陆似乎发生了异变,大陆中心深处,被雷霆劈散的金芒沿着震动产生的缝隙延伸,似乎要分裂了这片世界。

澎湃的灵力海似乎受到了刺激,宛如海水倒灌一样,从四面八方往大陆注入,虚空之中,那团炙热的火灵符箓,如同失去了根基,一头从虚空载落,直冲大陆。

周浩傻眼了,内心苦涩无比,完了完了,这难道是报应来了吗?可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呀!

我不过就是灵根太多,可我也不愿意啊!老天你不知道我修炼多难吗?别人轻易就能感受到灵力,可我呢?还有,别人很容易就能把一种灵根修炼好,可我要费多少功夫啊!

再说我不过就是炼了一个劳什子灵域的功法,可我也没办法啊!不然我就要等死了。

还不是吗?愈发狂暴的震动,让周浩完全乱了阵脚,满嘴跑火车,看着满目疮痍的丹田世界,已经没了一点希望。

丹田世界大陆中心,周浩看不见的地方,一团土黄色东西,宛如一直小兽,灵动的眨了眨眼睛,陡然一团雷芒,追着一丝金色符箓虚影闯进了小兽眼中。

吱!一道无声的嘶鸣传出,小兽张嘴就是一团浑厚湿滑的东西喷出,正好把两道光芒包裹,然而不等小兽放心,一团炙热的火焰从虚无中闪现,似乎有灵性一样,轰然爆发,这片不大的空间顿时成了炼炉,即便小兽吐出的东西,也阻挡不了温度急剧升高。

小兽顿时急了眼,张开小嘴玩命的喷吐,想要熄灭火焰。

周浩无精打采的等待着最终的结局,甚至已经不去运转长生经,神念在丹田内寻梭飘荡,突然看见一道小巧玲珑的雪白身影,在一团翠绿中跳跃,周浩沮丧的心神猛然一惊。

白黎,黎儿,不由得暗骂自己蠢货,怎么把小家伙忘了,神念微动,瞬间出现在白黎身边。

就听白黎焦急的呼唤着,“哥哥,哥哥你在哪?你快醒醒啊!黎儿害怕。”

周浩眼睛瞬间湿润,就想去安慰白黎,却猛然发现,白黎不管怎么跳跃,闪动身形,始终处于那株神树所散发的蕴温光芒中,再仔细看,灵芝,荷花仙子,于欣妍,那个女孩,还有俘虏赤阳子,都处于光芒之中,而任凭外界地覆天翻,神树方位内,却稳如磐石,没有一丝波动。

而白黎之所以惊惶失措,只是因为血脉契约下,感觉到周浩那种惶恐无助,心如死灰的意念,故而才呼唤周浩。

“黎儿,哥哥没事,你别着急。”周浩心念电闪,安抚几乎要急疯了的白黎。

“真的吗?”白黎听到周浩传音,血脉中那种惊惶减弱,才焦急的问道。

周浩温柔的一笑,回答白黎“黎儿放心,哥哥一定保护好你,咱们还要一起回家呢!”

铁尸峡,血腥的战斗从半个多月前开始,就没有再停止下来,修士猎取冥灵煞尸,煞尸扑杀血食,争夺阴冥之力,搅动着方圆数里。

墨麟煞尸如同沉睡的神祗,浑身墨黑的麟甲逐渐褪去了暗尘,原本魁梧近丈的身躯,逐渐缩水,此刻只有七尺多高,阴沉晦暗的天空中,由于阴冥之力侵蚀,天地大道反制所积聚的海量天地灵气,低低的压在方圆百里范围上空。

猛然之间,一阵似乎碎裂的声息传来,不大,但却惊动了天空的云层,墨麟煞尸一双无情的双眼睁开,不再是冷漠无情,不再是漆黑一片,眼中黑白分明,神光奕奕。

本君……回来了……

一阵低低的呢喃声从墨麟煞尸口中传出,不甚响亮,带着万古的沉吟与苍茫。

吼!

一声咆哮回荡千里,墨麟煞尸仰天长啸,似乎在驱散万载岁月的怨气,又似乎在位新生欢庆。

天空中浓厚的灵云,代表次方天地大道的意志,下方出现的阴冥之力,本就不属于天地所认可的东西,也许是因为大量煞尸气息的遮蔽,才没有立刻毁灭,亦或者是因为周浩这个生灵在核心处吞噬阴冥之力,使其不至于祸乱天地,引发异变,所以天地大道只是积聚了层层灵云雷火,并未就此降临。

可此刻,墨麟煞尸的进阶打破了天地的桎梏,原本就不容于天地,只能作为如同野兽一般愚昧的勉强生存,可如今居然进化成完整的生灵,想要得到天地认可,岂会如此轻易。

恐怖的雷云天火撕裂云层,燃烧着虚空,宛如灭世一般,在渊泽上方形成一团巨大的漩涡,仿佛天空睁开了眼睛,欲要寻找那颗不容于世的毒瘤,将其毁灭。

墨麟煞抬起稍显僵硬的头颅,双目无情的看着上方恐怖的天眼,似有追忆,有不削,有愤怒,嘴唇微动,似乎在呢喃细语,这天居然只剩下残灵掌控么?似乎在问天地,又似乎在问自己。

扭动头颅,一股无形的神魂波动瞬间向四面八方散去,百里,千里,万里,最终超过了十万里之遥,起伏的山脉,蜿蜒曲折的河流,青翠平坦的草原,巍峨雄伟的宫殿,神念越过雷云刺破了九天罡气,整个大陆尽收眼底。

最终墨麟煞沙哑低沉的轻叹一声,“万古已逝,苍天已死。”

同一时刻,一座隐藏在虚实之间的巨大陆地上,一座沉睡万古的地宫中,长明万古的青铜灯一阵闪烁,一点绿色的火星落在黑色石棺上,啪,呲呲……一阵刺耳的烧灼声,在昏暗的地宫中响起。

良久之后,昏暗地宫中,一道低沉苍老的声音从石棺中传出,“你也苏醒了吗?万古以来,本君等了好久好久,老朋友,该回家了。”

随即又再次沉寂了下去。

铁尸峡中,无数修士被天空巨大的雷云天眼惊醒,无匹的威压从四野汇聚,即便是筑基修士,此刻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毁灭的气息在在天地间游走,涤荡着每个修士的身心,一道道赤焰在漩涡中燃烧沸腾,染红了整个铁尸峡,数百上千丈的雷霆在其中游走,即便蠢笨的黑煞也察觉到了异变,不再垂涎阴冥之力,也顾不上四周血食,纷纷狂奔着逃离此地。

在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评价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